生命是什麼?我們出生不是簡單的事,來到這陌生的世界,死亡的過程卻是相當漫長!

 

3月23日上午,應用劇場課程邀請和信治癌中心醫院的胡涵婷醫生前來演講,胡醫師服務於血液與腫瘤內科,這次演講和我們分享醫院裡的生命故事,並推薦一些影片和書籍,透過這些書籍、影片,讓課堂的學生在進入癌症醫院前,了解和體會病人的心理、想法、狀態,拉近和病人的距離。

 

胡醫師表示在醫院看到的故事或問題,其實都跟社會息息相關,因此希望未來退休後能到學校教社會學,今天就像是第一步,夢想的實現。

 

醫院裡看到的故事

在醫院不是只有死亡也是有新生而出生的快樂事情,也隨手可見親情、愛情、友情的故事,其中有個故事是一位18歲的女孩,經血量大但只認為是月經初來症狀,並未多注意,後來才發現是羅患罕見癌症,發現時已轉移到肺部,醫師照顧這名病患約一年,一開始看婦科,婦科醫師請胡醫師幫助照顧,覺得這位病人需要一位媽媽。這位病人上週住院,狀況非常糟,肺部狀況不好,一直咳嗽、會喘,無法躺也無法坐。有次她來醫院的時候,還很高興的與胡醫生分享她穿的耳洞,並如數家珍的跟醫生說她觀察到胡醫生有哪些耳環。胡醫師說有些病人在看病的時候喜歡去聊其他事,讓她忘記他的病痛,聊了十分鐘後大約安靜了幾秒鐘,她嚴肅的跟醫師說,她不要插管,而她的父母與她一同在診間。從這可以看到這麼一個十幾歲的孩子也能懂得死亡,她在這一年常常在掙扎許多事情。這位病人的家庭背景是父母離異,有一位感情很好的弟弟,但弟弟在十四歲時溺水死亡,這一年支撐她走過來的是因為她覺得自己的弟弟很可憐,沒有辦法選擇死亡的方式,突然就往生了,他覺得他可以自己決定死亡很幸運。他告訴醫生,他曾經想過讓她的朋友同學去幫她收集安眠藥,當她撐不下去時一把吃下,能睡一睡就走了。在這狀況下你知道是無法完全割離感情。在各樣的過程中,就是陪著病人慢慢的走,陪她去接受一切。

 

也是有家家有本難念的經的故事,有個兄弟中哥哥得病,原本已經配對好,由弟弟捐骨髓移植,但時間快到的時候,卻喊停,原由是弟弟的老婆不同意,說要先拿出200萬才能捐,最後沒有捐而導致哥哥死亡過世。
What Doctors Feel00002
聽講者都相當投入演講內容

 

推薦的影片和書籍
(一)Randy Pausch卡內基大學教授40幾歲羅胰臟癌,在校的最後一堂演講,演講內容不是在講那位教授自己多難過、多辛苦,而是講他在卡內基大學的教學經驗,與一些有趣的事。胡醫生表示這演講是讓我們了解當你無法改變癌症,就學會接受它。

 

(二)漸凍人電影「So Much So Fast」則是在敘說漸凍人症狀,像是肌肉慢慢無力萎縮,但頭腦是完好的,這病的診斷到死亡約3~5年。導演是一對夫婦,女方的母親也是死於漸凍人,所以他們希望能拍這病的整個過程,片中的病人位於麻薩諸塞州,父母都任教於麻省理工學院,病人為家中的老二,導演夫婦取得他的同意,從得病開始就進入他家一路拍攝。

 

(三)阿茲海默症電影「Still Alice」(我想念我自己),這部電影在描述阿茲海默症病症,女主角是愛麗絲任教紐約哥倫比亞大學,是享譽全球的語言學教授,她聰明獨立、對人生充滿熱情,有個同為教授且深愛她的丈夫約翰與三個已長大成人的孩子,唯一煩惱只是小女兒莉蒂亞放棄念大學而執意追求演員夢。看似完美的生活,卻在演講時意外失語、慢跑時喪失方向感等一連串意外下失序。神經科醫生診斷她罹患了早發性且是遺傳性PSI基因變異的阿茲海默症,震驚崩潰的愛麗絲向家人透露病情,面對即將失去引以自豪的事業與獨立生活的能力,無助的她甚至為自己的未來先行安排結局。胡醫生表示在這電影中,了解到「活在當下,擁抱現在」這是多麼簡單順口卻又如此困難實踐的人生哲學,當昨日的記憶被燒毀,明日終究無力盤算,感受眼前的溫暖才是無與倫比的美麗。

 

(四)Anticancer:A new way of life 作者David Servan-Schreiber是匹茲堡大學醫學院精神科臨床教授,也是整合醫療中心的共同創辦人,擁有醫學博士及認知神經科學博士學位,曾擔任「無國界醫師」組織義工前往伊拉克。1992年在一次腦部造影的實驗中,意外發現自己腦中有腫瘤,接受了手術,化療,後來癌症再次復發,他不由慌了神,怎麼辦呢?難道不停地做手術?他問自己的腫瘤醫生,說有什麼辦法可以改變生活方式,可以避免腫瘤的複發呢?醫生說,吃好,不要太胖就行了。他查了很多教科書,沒有答案。沒有任何教科書說改變生活方式和防癌有任何關聯。作者自然不能接受這樣的結果,他做了大量的研究,結果發現這個表明平均​​生存日子的曲線,右邊的尾巴很長,很長。胡醫師解釋比如說平均生存6個月,還是有人生存了6年,十幾年甚至更久,就像癌症只是一種很普通,不嚴重的疾病。

 

演講後的答問時間

在面對無法治癒的病,胡醫師表示:「醫生的人文素養,在於願不願意將病人視為自己的責任,完完全全地為他負責,怎樣去陪伴病人這件事,從一開始與病人接洽時就開始的了,台灣現在的醫病關係還是只在看病,有很長一段路要走。」醫護人員會碰到處理自己難過情緒的問題,不過胡醫師認為她個人較沒有無法脫離這情緒的問題,她喜歡參加病人的告別式,在告別式中能夠看到許多病人她所不知道的故事。

 

也有同學反應希望了解他們進入和信醫院,和病友一起參與工作坊時要如何去與病人做互動?胡醫生回應說要學習與病人做朋友、去傾聽,聽也是個藝術,有時病人需要人去傾聽他的聲音,需要長時間的陪伴,希望學生們的存在是個助力而非壓力。她也認為醫生一定要很謙虛,在醫療上很多事情都是會被質疑的空間,醫生與病人的關係一定要很緊密、看診上沒有秘密的,選擇治療的這位病人,醫生需要詳細的跟病人說明每個選項的後果。
What Doctors Feel00003
胡醫師回應大家的問題

 

在面對一個疾病或不舒服的身體時,醫生若只是看數據、看相對應的病徵,但忽略病人的心理狀況,同樣也會到影響復原狀況。從今天胡醫生的專講聽到了許多故事,可以看到醫師與病人間的互動,有感動也有悲傷,也讓我們學習到以正向的方式去看到生死的課題,更珍惜生命的可貴、以及和人相處的每一個當下!

 

想知道專講的詳細內容嗎?演講影片鏈結
https://youtu.be/kz0beXAgOW8

 

希望更加了解胡醫師醫德養成,你可以閱讀以下文章:
歸鄉http://www.kfsyscc.org/about/interview-topics/gui-xiang
醫生這條路有時候很寂寞http://www.kfsyscc.org/about/interview-topics/yi-sheng-zhe-tiao-lu-you-shi-hou-hen-ji-mo
(作者:蔡熠縈/「應用劇場專題:生命劇場」教學助理;編輯:劉婉羚/「關渡共好」助理)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