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溪木藝生態博物館進行式-理念形成和落實之路

By 2016-08-01最新消息
桃園市大溪木藝生態博物館(之後簡稱木博館)是桃園市升格後第一個市立博物館,該博物館的籌畫時間從2012至2014年,去年2015年3月11日開幕。木博館不同於其他博物館,它不僅是一棟建築,更是一棟實踐居民參與、以生態博物館概念經營的博物館。木博館是從陳倩慧館長在桃園縣文發科科長任內籌備,2015年木博館成立後從科長轉任為館長,館長相當熟悉木博館成立過程,也因此「關渡共好」團隊於5月23日邀請大溪木藝生態博物館陳倩慧館長前來為我們分享木博館從成立到經營館舍的經驗。

 

籌備背景

陳館長提到2015年是社造20,當時社造已經走到一個瓶頸,需要思考之後社造要往哪裡去?在當時社區營造的討論已經不是從單點社區開始推,不是單個社區發展協會的事情,而是怎麼串聯成區域平台這件事,就是怎麼把區域的資源串聯起來。這是來桃園前就開始在思考的事情。

 

來到桃園後也持續在想如何形成區域願景,大溪擁有非常多的文化資產、文化資源、百年底蘊、木匠工藝,也有長期的社造背景,過去有很多民間團體在活躍,因這些民間團體大溪保存了許多街屋,即便現在博物館的運作都仰賴這樣的基礎,才有辦法往上繼續累積。一開始在大溪就想要用博物館的名稱來推動,作為地方區域願景,鏈結大溪人與看見木藝精神。
Wooden Eco-museum3演講過程

 

在民國100年的時候,桃園的公有地方文化館,僅有桃園藝文之家、中壢藝術館、蔣公行館,其他都是民間,且同時面對中央認為屬於歷史建築但沒有取得使用執照或因應計畫的館舍不能稱為地方文化館,因此無法取得中央資源,也同時反映桃園13個鄉鎮沒有文化據點或基地的窘境。因此101年文化局開始大刀闊斧的希望在各地有自己的文化基地,先從公有財產開始,那時候桃園開始在提一些警察宿舍的登錄,如大溪一批的警察宿舍、中壢警察宿舍還有桃園的警察宿舍群,那時其他單位不是很能理解這樣大量登錄的情況,但因縣長的支持讓事情得以往下走。

 

科內和文資委員因登錄宿舍這件事,希望盡快修好1號館讓大溪人和縣府內了解大溪這樣個區域型的計畫和宿舍修好的樣子。那前期運作依序執行了幾個計畫:101年大溪老城區文化生活圈整合計畫、101年度桃園縣大溪木藝生態博物館規劃執行案、102年度桃園縣大溪木藝生態博物館推動平台案、103桃園市大溪木藝生態博物館推動平台執行。
Wooden Eco-museum2
擷取自當日簡報

 

那時我們是希望駐地工作平臺作為區域和地方資源盤點,以及和地方居民溝通希望得到地方支持宿舍群的登錄保存;而地方居民主要是想了解保留宿舍群下來希望作為的博物館是什麼樣的博物館?以及宿舍群和居民會有什麼的關係?因宿舍群原本是有特定身分的人居住,因此與多數居民的生命經驗較無關聯性。因此101-103這三年共識會議討論主題包含:在這木藝生態博物館會發生什麼事?就未來桃園升格以及大溪將成為生活博物館的概念下,大溪有哪些課題須面對?木博館可以為大溪做什麼事?如果大溪是一個生活的博物館,那居民能扮演什麼角色以及能為大溪提供什麼?木藝或木器在現代生活的使用與價值已有改變,10年後木博館發展的重點應該會是什麼?透過不同的中央計畫進行暖身,它會串連起來作為大溪的核心基地,也就提出宿舍群做為大溪的核心基地,作為連結大溪文化資源的串聯網絡的平台。

 

三年計畫透過工作站形成「大溪木藝生態博物館專刊」,這讓大家持續看到木藝生態博物館是什麼,在專刊也會去訪問地方代表、民意代表去說他怎麼支持這件事。工作站也鼓勵居民說故事,製作大溪故事百寶盒,讓居民了解這就是無圍牆博物館,地方居民的故事可以是博物館的內容。

 

二級機關成立

文發科裡推動大溪木藝生態博物館多年,剛好遇到桃園升格組織可以重整,所以我們大膽提出一個二級機關博物館的成立,希望桃園可以有一座博物館成立,也因推動多年,科裡對於博物館的編制和發展藍圖已經有想法,長官們也都持正向態度,因此在推動成立博物館二級機關的時候,局長帶領著去跟各單位溝通此事,甚至連議員都會在縣議會上詢問認為應該要完成博物館的成立,靠著這兩三年的努力形成了這些力量。

 

二級機關成立的前置作業,陳館長說這讓她學習到一件事情從想像、到值得做、到實際實踐,是需要很多累積在地方認同和參與上,它很難只是政府部門自己在做。

 

當政府決定成立木博館時,地方居民很興奮,因為大家一起把這件事完成了。這個生態博物館需要結合:自然景觀、有形和無形文化資產、社造推廣、居民生活生產等面向。藉由無圍牆博物館服務網絡的理念,去創造街角館和公有館的夥伴關係,以「公有館」空間展示大溪的大歷史,而圍觀豐富的小歷史如家族、產業和生活文化等,則由博物館夥伴「街角館」們來詮釋。104年二級機關成立時,木博館總算可以自己編預算而非等到中央有預算才能修復,有因為兩三年的累積,縣政府很認同這些宿舍群,也願意用縣預算修繕。在升格時盤點財產時,剛好盤點到大溪武德殿那裏是鎮公所的,因其歷史建築身分歸為文化局管理,因此我們便去爭取給博物館,因此木藝博物館作為辦公室展開第一年的所有工作。

 

木博館從一個館開始,所以叫一號館,意思是從今天開始,我們和居民一起努力把大溪朝向一個博物館的方向推動,在開館的時候宣示我們不是一個一百分準備開館的狀態!我們是覺得自己有很足夠的底蘊,我們從今天開始!公有館和街角館一起朝著大溪希望的里程碑發展方式去推動!開館和營運方向的核心概念包含:
1.以文化資產作為博物館空間-公有空間以武德殿和23戶日式宿舍,但博物館與整個老城區與周邊居民合作,營造無圍牆博物館;
2.在地記憶為博物館的內容-包含在地知識、文化記憶、風俗民情…等;
3.在地居民是博物館的主人-邀請居民參與博物館的營運,以居民為主體,結合社區力量共同經營博物館。

 

大溪木藝生態博物館四大使命:
1.倡議木藝生活-它不僅是產業,而是在生活個面向產生需求;
2.保存常民文化-讓大溪居民幾代留下的常民文化被看見;
3.恢復職人榮光-扣回木藝,就是大溪上百位木藝匠師如何保護以及如何再出發,以及如何詮釋的何謂大溪木藝;
4.推動地域振興-如何讓大溪在地生活和生產,讓大溪人喜歡這裡的生活,一起朝向好的方向發展。

 

認知大溪就是個博物館

如何讓到大溪的民眾以及大溪人知道大溪就是個博物館,所以我們首張海報叫「我們的大溪博物館誕生」,所有的串連活動都在講大溪如何形成的、大溪可以去哪些地方。像開館的第一檔活動闖關的內容即是講解大溪如何因一條河運興盛、沿著河階步道上來會看到后尾巷哪些重要的據點、然後看到因商港形成的和平老街、再來是日本時候的宿舍群是當時代重要的官舍。闖關的方法是手冊上都僅有半張照片,遊客要與據點和照上傳打卡,有個父親和我們分享說:大溪忽然變得很有趣,不會僅是和平老街與買東西;而當地居民也很興奮,因為他們了解大溪木藝生態博物館不是在說「公有館」館舍,而是帶領大溪人重新認識大溪。居民們也會指導來參觀的民眾,形成很好的互動。

 

詮釋豐富的小歷史如家族、產業和生活文化等的「街角館」

最初的街角館是文發科不斷去拜會和說明才說服四家參與街角館計畫,當天記者會開幕的選點選在其中一家街角館,在那次的記者會後,讓在地的議員了解木藝生態博物館不是要蓋一棟建築,而是要串連地方,因此讓議員轉而支持大溪木藝生態博物館的成立。大溪推動各項計畫已多年,但很多計劃沒有下文以致地方居民及議員對木藝博物館抱持觀望態度。街角館推動的2-3年,讓地方了解博物館是要和地方緊密鏈結並促進地方發展。同時,宿舍群-歷史建築的保存和登錄也被討論和關心其再利用的內容,藉由不同的活動連結到宿舍群的保存,讓地方居民對宿舍群保存有感,像另一場記者會召開已宿舍群的修復為主題,記者會的現場也是在其中一間宿舍。

 

我們在這中間辦理許多場記者會甚至讓他們見報,希望這些一次次活動讓居民看見,看見到連長官也注意到,所以吸引到更多支持,所以前幾年的活動都要有亮點、也都要見報,也規劃每場記者會發生的地點都是有目的,讓每個街角館支持這件事和讓他們看到自己在其中的角色。

 

街角館屬於大溪木藝生態博物館的一個部分,因此我們的館員自己撰擬街角館徵選辦法、如何培訓地方來申請街角館、然後再帶著地方居民去參訪。公有館從一號館開始,105-108年陸續進行整修工程,因此我們也和街角館說:「今天你是先空出個小角落,我們一起與時俱進,大家一起成長,你們要去想未來每一年要有什麼新的展望。」

 

微型文化據點營運不會僅是靠熱情,而是他要有營運的想法、甚至用續經營的想法。

 

我們很認真地在跟街角館表示木博館的館長不是只有陳倩慧館長是館長,當你有一個經營空間要打開,你就是那個經營者,所以我們也都會稱呼他們為街角館的館長,這也會讓他們會對自己有努力的動力和期許,希望讓他們了解街角館營運他們完全決定權,而博物館會提供各種學習管道、知識和討論平台,讓街角館思考營運方式,其實街角館最為重要的是經營者的培養,以及培養三四代傳承知識。街角館有自己的故事,也有要營運的部分,因此也需要思考如何在對外營業的店面空間講自己的故事,如何融入博物館的內涵。

Wooden Eco-museum4

引用自大溪木藝生態博物館官方網站

 

木藝傳承

木博館以「開放式木生活創意學校」來思考大溪木藝傳承發展,走進大溪就可以學習木知識,營造學習的氛圍,因此今年2016開啟「打開木世界系列活動」推動木藝的部分,一是從木藝交流平台,二是展示交流平延伸至街區,像是福祿獸小物的活動,以牌樓元素進行設計,找人認養小獸,讓小獸與街區互動,希望在大溪又更多的木藝氛圍,但這氛圍份為要融入在街區里,且被大家接受和喜歡的。當有個好的東西進來後,讓大家希望它夠好看而整理環境,並搭配小獸在誰家最好看的投票活動,希望地方居民能一起分享與照顧,讓街屋前面的停車空間以及雜亂的三角桿、植物、障礙物消失。另外在木生活創意學校裡面,希望有更多的空間被打開,因此在去年推動「街角書屋」,只要有意者願意開放空間並與參觀者互動,木博館會提供一批主題書,並媒合適當的人去討論空間如何布置,它比街角館的門檻略低,但也是需要意願者樂於分享。另外也有很多微旅行和木器行串聯,最後還有福利社型的模式。

 

藝文空間的維持

為避免像和平老街很多攤販,因此對藝文有興趣的社區民眾和我們希望透過中山老街促賓聯誼會的聚會,思考中山老街成為怎麼樣的街,思考各家的亭子腳是怎麼樣的空間,最後聯誼會自己訂出「中山藝文老街街區生活空間」公約,公約內訂定說這條老街騎樓如果要賣東西,不可以租給攤販,還有空間的經營朝藝文發展…等。

 

從陳館長的分享中,了解到一個真實融合在地的地方文化館舍,是需要很多在地方認同和參與上的累積;而「開放式木生活創意學校」的計畫讓我們看到居民參與在地文化的各種可行傳承方式,並看到大溪木藝生態博物館如何以文化治理方式帶領大溪城鎮的發展。

 

 

作者、編輯:劉婉羚/「關渡共好」專案助理

Leave a Reply